熱門搜索

商女也知亡國恨——澳門歌姬支持祖國抗戰

歷史回眸彭建新

一、省港澳娼妓之大本營

20世紀30年代,澳門娼妓業非常繁榮。1931年底,港英政府開始禁娼,致使澳門妓女大增。1933年1月香港報紙報導說:

由於香港實施禁娼,“香港眾多妓女因無牌不能在港執業者,多遷往澳門,現下澳門之妓女,已增至七百之多,比較前一兩年幾多一倍,而妓院之增加,亦如雨後春筍”1

實際上香港只禁公娼,私娼是公開的秘密。從香港乘船往澳門非常便利,香港的紈絝子弟、走馬王孫只花兩三個小時就可到澳門尋花問柳,不必在香港偷偷摸摸嫖私娼。

福隆新街(約1900年)

圖1 福隆新街(約1900年),利冠棉收藏,澳門歷史教育學會提供。

1936年廣州實行“新生活運動”,實施禁娼,羊城花事凋零,澳門儼然成為省港澳娼妓之大本營。1936年9月1日起,廣東實施禁賭,粵省之賭徒紛紛改往澳門,客觀上促進澳門博彩業的發展,並由此帶動妓業的繁榮。

從1936年9月1日起短短20多天內,“澳門一地,增設賭館竟達20餘間,酒樓旅舍亦增設不少,遊人亦倍增,來往省澳及港澳輪船,則增加船隻來往”,“廣州禁賭後,濠江恢復繁榮,妓女等亦隨而應接不暇,各地妓女聆訊,紛紛移巢濠江。查近兩旬來到澳上牌為妓者,數達二百餘人,每於華燈放後,所有酒樓妓院旅舍徹夜笙歌,通宵達旦。澳門一般經營賭業及酒樓老闆與鴇母元緒公等,睹兩旬來市況,無不眉開色笑矣”2

1938年10月日軍佔領廣州,1941年12月香港淪陷,省港難民湧向澳門,羊城鶯燕及香江佳麗一同飛向濠江,澳門花事更形繁華。1938年至1940年兩年間,澳門有超過120間妓寨、1,500多名妓女。大批妓女在賭場公然攬客,在街上更是多如過江之鯽,小販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向市民和遊客兜售各種春畫和春藥,治花柳病的藥在市面上銷售最旺,真是極天下之奇觀。

福隆新街藥房門外

圖2 福隆新街藥房門外, 若瑟‧利維士‧嘉德禮攝。

20世紀30年代澳門妓寨林立,高等的主要集中在福隆新街福榮里福寧里宜安街蓬萊街等,其中又以“花國三街”(福隆新街、福榮里、宜安街)最為有名;中等的集中在新填地街、夜呣街等;下等的集中在騎樓街、水手街等,“濠江風月”名聲遠播。

圖3 從地圖上的標記可見昔日澳門妓寨林立。

二、捐出收入支持抗戰 自備盤川參加救護

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期間,在澳門大大小小的青樓裏,雖然是夜夜笙歌,紙醉金迷,一擲千金。但在民族存亡之秋,澳門妓女們同樣懷着赤誠的愛國心,積極捐輸,出錢出力,為祖國抗戰救災貢獻綿力。

福隆新街之歌姬自彈自唱以娛尋芳客

圖4 福隆新街之歌姬自彈自唱以娛尋芳客,若瑟‧利維士‧嘉德禮攝。

1931年“九.一八事變”、日寇在東北大施焚殺消息傳到澳門後,澳門各界人士“莫不異常憤激,大有願與皆亡、滅此朝食之慨”3。10月,澳門各界抗日救國會成立,並決定“一律自動停辦日貨”。為振興國貨,澳門歌姬(妓女的雅稱)一律“改穿湖水藍布綑白邊衣服,出局亦如斯”,經營進口布料的商店則大為叫苦4

圖5 《澳門妓女之愛國熱》,香港《工商晚報》1931年10月19日。

1932年日軍發動“一.二八事變”,進攻上海。十九路軍英勇抵抗。福隆新街49號妓院以此次滬戰需款極亟,全寨妓女鴇母決定將15天內所得收入悉數捐出,支持上海抗戰。有的妓女更將個人一月所得捐出。香港報紙對此評論說“花女亦知亡國恨,一般之守財奴寧不愧乎?512月,香港書畫文學社赴澳門舉辦籌賑東北難民美展會,澳門各界踴躍參觀購畫,其中門券收入以工商界和花界所購最多。

1933年春,何俠(國民黨員)籌組救國宣傳團赴東北參加抗日。4月3日,何俠從香港到澳門。4日,國民黨澳門支部(成立於1920年,黨部設在灣仔廣善醫局二樓)常委梁彥明郭輝堂等在灣仔黨部召開各界歡迎會。花界碧麗霞、蘇蘇兩名歌姬親臨會場聆聽抗日演說後,“知國難日亟,同心憤激。會畢即走訪何氏願自備盤川,隨往東北,充救護工作,何氏當即允許同行”6

圖6 《澳門妓女北上參加救護》,香港《工商晚報》1933年4月8日。

1936年10月29日為蔣介石50壽辰,為表示擁戴蔣介石,增強國家防空實力,全國各地在9月份紛紛成立“各界籌款購機慶祝蔣委員長壽辰委員會”,澳門也成立了澳僑各界購機祝蔣壽委員會,由同德銀莊司理梁後源任主席。

10月16日,澳僑購機祝壽會召開會議,籲請各界捐款,福隆新街49號妓院六姑當場捐出法幣50元。“查六姑為花界中最肯努力善舉者,歷次捐款,盡力不少”。在六姑的推動下,福隆新街、宜安街、福榮里、新圍、新市巷各妓寨決定將10月17、18日及24、25日兩個星期六及星期日共4天的所有收入,全數報效購機祝壽會7。福隆新街28號歌姬紫蘭花決定將兩星期(10月16日至29日)陪酒的收入捐出購機,並致函澳僑購機祝壽會主席梁後源述其心志:

“逕啟者。現值蔣委員長壽辰將屆,獻機祝壽,意義深遠。蓋既可紀念蔣委座之豐功偉績,又可增厚國防之實力。妹亦屬國民之一份子,當仁自應不讓,見義豈肯後人,惟自問輸將有限,只能稍竭綿力,於本月十六日星期五晚起至二十九日星期四晚止,一連兩星期內所得侑酒之資,完全報效,撥作購機款項,以盡國民天職,屆時自當核計所得,送交同德銀莊代收也。特先函達,此致澳僑獻機祝壽會梁主席惠鑒,福隆新街廿八號紫蘭花啟”8

宜安街8號妓院在茶花女帶領下,全寨將10月17日至24日的收入捐給澳門購機祝壽會。茶花女在致澳門商會(澳門購機祝壽會由澳門商會主持其事)函中說:

“澳門商會列位執事大鑒,今為籌款購機,恭祝蔣委員長壽辰,並增加國防實力,我們花界亦國民一份子,應盡綿力報效一星期之資,由本星期六起至下星期六止,撥入購機之用。屆時呈上收貯,諸費心神,並候台安。宜安街八號全寨報效,茶花女上書”9

10月30日,福隆新街44號妓院校書(校書,妓女的雅稱)情軒,以其本人不幸為女兒身,更不幸風塵淪落,然亦屬國民一份子,應盡國民為國家之義務,慨然獻出金鐲一隻,託行駛於港澳之間的“泉州號”輪船辦房,代交香港購機祝壽會作購機之用,並呈上致香港購機祝壽會函一通:

“逕啟者。茲由泉州輪辦房帶上金鐲一隻,到祈查收,懇將該件變換現金,盡數虔呈獻機祝委會,仰賜收據,以清來人手續,區區微敬,聊表寸衷。希為察納是幸。澳門福隆新街四十四號情軒謹上”10

圖7 《鬻金飾捐款購機》,《香港華字日報》,1936年11月2日。

三、歌姬之慷慨輸將,縱富人亦有不及

(一)花界救災會

1937年七七事變後,澳門同胞開展轟轟烈烈的義賣運動,支持祖國抗戰救災。9月5日,澳門各界救災會召集澳門各妓院鴇母妓婦在同善堂開會,商議花界賣花籌款辦法,赴會者極為踴躍,決定由9月10日起一連三天舉行花界賣花籌款。

隨後,在澳門各界救災會指導下,由小蘭芝、杜鵑兒等百餘人發起組織澳門花界校書賣花團,由各發起人先科銀一元,為購買鮮花及其他一切雜費之用。10日,花界校書賣花團開始賣花,分九隊在各輪渡碼頭、茶樓餐室及繁華街道勸賣。第一天得國幣1,000多元,第二天得800元,第三天為星期日,澳門舉行特別賽馬,很多港客來澳遊覽。澳門花界校書分隊在港澳碼頭和跑馬場內勸賣,“各校書奔走於烈日之下”,香汗淋漓,“仍不以為苦,其一種愛國之熱誠,殊足令人起敬也”11

1938年七七事變一周年之際,所有歌姬停止“出局”,並自發組成花界救災會,自製“七七紀念章”,向人勸銷募捐。9月7日,澳門各界救災會致函各行商,籲請舉行義賣籌款支持祖國抗日,函稱:

“敬啟者。查香港各行商店舉行義賣籌款救國,成效卓著,各地風起雲湧,陸續舉行。我澳門僑眾對於救國工作,素不落後,豈可讓人專美!本會第三十八次會議公決,函請各行商店發起義賣籌款,匯寄中樞,增強抗日力量。素仰貴號熱忱愛國,用敢函請籌備辦理,定期何日開始,函請本會自當代為宣傳,以收宏效。事關救國義舉,尚祈努力進行,是所至盼。主席崔諾枝徐偉卿 高可寧暨全體委員同啟”12

(二)福隆新街佛笑樓

9月9日,福隆新街佛笑樓首先回應,率先舉行義賣。佛笑樓乃澳門高級餐廳,地處鬧市區,樓高三層,地下做散客生意,二三樓為包廂,能上樓的非富則貴,在飯桌上飛箋召妓,亦是常事。是日,該樓門前佈置一新,旁門懸有對聯:

“必要出錢,錢能救國,既思救國,怎不出錢,遠矚高瞻,看前敵無限英雄引領;本來飲酒,未是獻金,那知獻金,即在飲酒,一舉兩得,請諸公撐大肚腩登樓”。

多名歌姬到店出高價用餐。“宜安街歌姬宛情,以千元毫券吃燒鴿一隻,為全場之冠。此外,惜玉、麗仙兩歌姬各捐200元,飛燕歌姬捐60元,錦江歌姬捐50元,其餘捐二十元十元五元者不下數十人,濠江鶯燕愛國之熱誠,於此可見”13

(三)蓬萊新街大利咖啡室

9月12日,蓬萊新街大利咖啡室舉行義賣,宜安街6號歌姬翡翠購“勝利包”一個,捐毫券50元。

(四)福隆新街新新酒家

9月13日,福隆新街新新酒家舉行義賣,多名歌姬到場義購:錦江購蛋糕一件50元,飛紅女吃荷葉飯一碗40元,倩女吃麵一碗40元,雪非吃麵一碗30元。

(五)福隆新街太白酒樓

9月22日,福隆新街太白酒樓義賣,多名歌姬義購:白少蓮吃油雞一碟70元,巧桃、鷺鴻女分別以50元和60元買金陵鴨一隻。

(六)39家酒店旅店聯合舉行義賣

9月24日,澳門39家酒店旅店聯合舉行義賣,參與的各大酒店旅店張燈結綵,佈置一新,門前均張貼“農曆八月初一日,全行舉行義捐救災”之紙條。房間亦貼有“本日房租收入,捐助救濟災民,貴客當仁不讓,務祈踴躍輸將”紙條。是日義賣成績即達國幣2萬元,其中以中央酒店最多,東亞酒店次之。在中央酒店,歌姬白少蓮捐50元。在東亞酒店,歌姬慕影捐270元,美麗紅捐100元,飄夢霞、錦江、晚霞紅、英英、白少蓮各50元,飛燕、天天,如夢各30元,彩卿、小燕、宛情各20元。美麗紅除在東亞捐款百元之外,並在中央、環球及各酒店再捐二十元、十元不等。其熱心救災,方諸宛情,不遑多讓。

(七)顯記餅家

9月24日,澳門老字號顯記餅家在新馬路開設的分店開幕,同時舉行義賣。適逢中秋將至,該店特製作一巨型月餅,定名為“高義留聲萬歲月”,置於門前窗櫥中,不定價格,由顧客競買,價高者得。首由戴文謂出價白銀100元,旋即有羅雁廷增價20元,歌姬千紅標出150元,卒被梁鈺興以國幣300元購去。

店號流動廣告

圖8 昔日顯記餅家的招牌十分搶眼,若瑟‧利維士‧嘉德禮攝。

(八)中央酒店

9月27日,中央酒店6樓不夜天酒家由司理賈申發動大規模義賣,晚間則由花界姐妹多人擔任義務招待,得款用於購買廣東省國防公債。該酒家製有“救國大翅”百數十碗、油雞數百隻用作義賣。是日食“救國大翅”出資最多者有盧榮錫毫券600元,陳敬邦毫券505元,梁後源毫券300元,高可寧、傅德蔭毫券各200元;其次是歌姬晚霞紅毫券100元。歌姬白少蓮以30元毫券購瓜子一粒。

圖9 《澳門花界唱曲籌款救國》,廣東潮安抗敵後援會宣傳部出版《抗敵畫報》,1938年第2期。

1938年10月13日,新馬路中央酒店七樓附設之中央舞場舉行義賣義舞,福隆新街之歌姬踴躍購舞券,以數十元購一張舞券者亦多。1939年“八.一三”兩周年之際,澳門掀起大規模獻金運動。歌姬們熱烈回應,慷慨解囊,省港澳報章競相報導她們的義舉。

總之,在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後,在澳門華人社會組織的募捐救國賑災活動中,始終活躍着澳門歌姬的身影,各歌姬之慷慨輸將,縱富人亦有不及,為祖國抗戰作出了獨特的貢獻。


延伸閱讀:勞加裕《福隆艷史》

注釋:
1. 《港妓樹幟濠江 港妓較前倍增》,《香港華字日報》,1933年1月5日。
2. 《禁賭後各方之動態》,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1936年9月28日。
3. 《澳門各界對日兵焚殺之憤激》,香港《工商晚報》,1931年9月21日。
4. 《澳門妓女之愛國熱》,香港《工商晚報》,1931年10月19日。
5. 《澳門通訊:各界募捐之成績》,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1932年2月29日。
6. 《澳門妓女北上參加救護》,香港《工商晚報》,1933年4月8日。
7. 《澳門各界捐款購機情形》,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1936年10月17日。
8. 《兩妓致購機會函》,《香港華字日報》,1936年10月17日。
9. 《兩妓致購機會函》,《香港華字日報》,1936年10月17日。
10. 《鬻金飾捐款購機,濠江妓女熱心愛國》,《香港華字日報》,1936年11月2日。
11. 《澳花界賣花賑災,各校書努力勸銷》,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1937年9月13日。
12. 《熱心行商極力宣導,澳門義賣風起雲湧》,香港《大公報》,1938年9月9日。
13. 《大眾同心扶祖國,歌姬義購獻千金,澳門賑災慷慨可風》,香港《大公報》,1938年9月11日。


更新日期:2021/01/20

作者簡介

延伸閱讀 更多專題

留言

留言( 0 人參與, 0 條留言):期待您提供史料和真實故事,共同填補歷史空白!(150字以內)

進階搜尋

關鍵字

    主題

    資料類型

    地點

    時間

    使用說明

    檢視全站索引

    會員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