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

名園和聲:乾嘉時期詩文中的白鴿巢

文化藝術關俊雄

編者按︰白鴿巢公園昔日為俾利喇營建的私人花園,有著悠久的歷史,不僅遍植樹木,擁有優美的自然環境,而且築有亭臺供登高眺海,園內更飼有珍禽異獸,歷來吸引不少中外的文人騷客慕名來訪,留下流傳百年的名作佳句,成為今天白鴿巢公園文化內涵的一部分。本文通過乾嘉時期關於白鴿巢的詩文,體會詩人的心境情操,探尋文學之美及所反映的昔日名園風貌。

一、“白鴿巢”歷史沿革

今人多以“白鴿巢”指代白鴿巢公園,事實上,“白鴿巢”一詞最早並非專指公園,而是一個地名,1808年的《澳門形勢圖》中可見有關地名。(圖1)

圖1 《澳門形勢圖》及其局部
引自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、澳門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選編:《澳門歷史地圖精選》,北京:華文出版社,2000年,第77頁。

白鴿巢花園由葡人富商俾利喇(Manuel Pereira)創建於18世紀晚期,俾利喇於1826年去世後,包括白鴿巢花園在內的財產由其剛滿一歲的小女兒瑪麗亞.俾利喇(D. Maria Ana Josefa Pereira)繼承。11838年8月7日,瑪麗亞與她的表兄勞倫索.馬葵士(Lourenço Caetano Marques)結婚,馬葵士遂成為有關財產的業權人。2 1874年,花園內的建築因颱風及火災而損毀,後來才重新建起了大樓房。3 馬葵士晚年家境窘迫,經濟困難,遂準備售賣白鴿巢花園及居所。4 儘管購買白鴿巢花園議案曾由前澳門港務局局長斯卡尼西亞(João Eduardo Scarnichia)提出過,但要到1880年5月的里斯本議會上,當議員面對巴黎外方傳教會(Missions étrangères de Paris)神父要在白鴿巢花園內設一療養院時,才重提舊案。總督羅沙(Tomás de Sousa Rosa)為此向葡萄牙海事及海外部長沙加斯(Manuel Pinheiro Chagas)發出電報,獲批准後於1885年以35,000澳門元將該產業買下來。5

其後,澳葡政府重修了花園內在暴雨中坍塌了的圍牆,耗資430元。修建道路,建成了四周用各種顏色的碎石砌成的花壇組成的小花園,從廣東買來各種觀賞花木,用水泥鋪設了許多條通道,建成由紅磚砌起的苗圃,搭起了以竹子為原料的亭子,用以樂隊的演奏,還耗費120元訂造了20張木櫈,另外還進行了許多美化環境的工作。6 1886年,又建成了一個小池塘。從高處的水池里向其灑下一幕幕水簾。7 就白鴿巢花園的用途,當時曾設想可以在空地上飼養一些珍貴動物,成為人們喜愛的動物園,而用各種植物又可以在此建成上面説過的苗圃,為殖民地的植物研究提供好條件, 8此外,亦有建成博物院的提議。9 最終,白鴿巢花園成為了今天的白鴿巢公園(圖2-5),雖然並未建成具科研作用的動物園或植物園,毗鄰的東方基金會會址亦僅於1960-1989年曾發揮賈梅士博物院的功能,但白鴿巢公園仍不失為本澳重要的綠化休憩空間,深得社會大眾的歡迎。

圖2-5白鴿巢公園一角,關俊雄攝

二、乾嘉時期詩文中的白鴿巢

1. 李遐齡〈澳門海邊晚步〉

李遐齡(1768-1823年),字芳健,別字菊水,又字香海,世居廣東香山縣城石岐紫里。紫里李氏以“書香七代多專集,科甲聯翩萃一門”名聞香山,而李遐齡為其中最傑出者。一方面李遐齡交遊廣闊,活躍於粵中詩壇,另一方面,其創作豐富,生平著述達30多種,並廣邀名仕作序題詞,門下又有何守謐、林謙等在地方頗具影響力的士紳和詩人,凡此種種均有助奠定其詩壇地位,成為乾嘉期間香山屈指可數的著名詩人。 10李遐齡的〈澳門海邊晚步〉兩首(圖6),為1788年其寓居澳門時所作 11,兩首均提及了白鴿巢,是目前所見最早提到該處的詩文。

圖6 李遐齡〈澳門海邊晚步〉
引自[清]李遐齡:《勺園詩鈔》,卷一,頁四。哈佛燕京圖書館藏本。

十字雙門雨放晴,晚來無事得閒行。
偶從白鴿巢邊過,坐愛牙琴舌撥聲。白鴿巢, 人園亭12

詩中描繪了詩人雨後在夜色的籠罩下於海邊漫步,經過白鴿巢時,聽到撥琴的曼妙音韻,注中亦特意提到白鴿巢是一處夷人的園亭,整首詩予人感覺清新、典雅,亦體現了當時年僅二十歲的詩人閒逸的心境。

鴨緑鱗鱗細浪輕,垂楊深處釣舟橫。
兩三蛋女團圞坐,背指鳳凰山月生。13

而另一首〈澳門海邊晚步〉詩,“鴨緑鱗鱗細浪輕”一句引人想起王安石晚年寓居南京時,描繪南浦景物的詩〈南浦〉:南浦東岡二月時,物華撩我有新詩。含風鴨綠粼粼起,弄日鵝黃嫋嫋垂。李遐齡的詩描繪了海水的碧綠,伴隨著因微風而泛起的細浪,又見垂楊和釣舟間組成的縱與橫的視覺構圖,後半部分則是兩三個疍家女圍坐輕語,指向鳳凰山即白鴿巢上的一輪明月。兩首〈澳門海邊晚步〉詩均讓人從中體會到昔日白鴿巢位處海邊,一片憩靜悠然,此一景象亦可從西方繪畫作品中體現(圖7)。

圖7 由聖安多尼堂望向賈梅士洞、青洲(1811或1812年)
詹姆斯.瓦森(James Wathen)繪
引自Cecília Jorge, Rogério Beltrão Coelho, Viagem por Macau, Vol.2, Macao: Gabinete do Secretario-Adjunto para a Comunicação, Cultura e Turismo, Macao: Livros do Oriente, 1999, p.244.

2. 鍾啟韶〈澳門雜詩〉

鍾啟韶(1769-1824年),字琴德,一字鳳石,原籍廣東新會。因喜歡吹笛,故自號笛航生。鍾啟韶為1792年舉人,曾入京參加科舉考試,不中後返回廣州,放棄科舉,轉而從商。鍾啟韶有《讀書樓詩鈔》、《笛航遊草》、《聽鐘樓詩鈔》(四卷)。作為清代乾隆、嘉慶年間廣州十三行的一個普通儒商,他是嶺南部分科舉落第轉而經商的讀書人的代表。他的詩歌遠離政治,表現了文人雅士的生活情趣,呈現出平和、雅正、恬淡的風格特徵。14 1817年,鍾啟韶與俞素園、黎楷屏、伍平湖、謝退谷,一行五人乘船前往澳門,並留下了十二首《澳門雜詩》,15 其中,有三首詩均提到了白鴿巢。

十字門當檻,零丁港近墻。
都歸千里鏡,直過九洲洋。
關閘沙爲界,波羅蜜是鄉。
皇心正柔遠,荒徼此來王。
十字門諸山敻立海面,接零丁洋。又有九洲洋,登白鴿巢園石頂亭,以大千里鏡矚之,當面了了,不知其遠涉日餘也。波羅蜜樹,高數尋。

插漢三巴寺,耶蘇律自持。
占星亦有術,重女卻奚爲?
踐土封無外,通商政不私。
羈縻原勿絶,他族爾毋滋。
三巴寺奉耶蘇天主,夷人禮拜最盛,觀星石屋在白鴿巢園。夷人重女,輒以家貲過半給之。丁男賤若奴隸,娶則家政一稟於妻。

築毬坡對座,走馬路橫窗。
表午眠參食,呼宵邏代梆。
巨鶤三尺奮,絕力卅年尨。
要眇花鬘舞,鳳琴手自撞
夷長測日表,及年則不治事,睡起,晚食直夜深乃已。兵鬼守望俱口號,四出呼應,不用擊柝。白鴿巢園有大雞,昂首則高與人等,足如鐵。有獒如豹,客至則以鐵檻禁之。樂櫃觸其機,則八音齊鳴,亦曰風琴。16

鍾啟韶在上述三首詩中,均關注到葡人在澳門的租居,其中既有對清廷懷柔遠人的讚許,亦有提出不能任其壯大為禍;同時,詩人留意到西方的風俗、理念與華人的差異,亦提及千里鏡、風琴等西方物品。詩中的注均提及白鴿巢,從中可知,昔日白鴿巢花園的巨石上築有亭子,詩人便是登臨該處憑望遠鏡一覧十字門及九洲洋,如此景象亦見於同期的西方繪畫作品中(圖8),另外,園內亦有用作天文觀星用途的石屋。而讓詩人引起興趣的,除了這些來自西方的自然科學技術外,亦有白鴿巢花園內飼養的動物,包括昂首後與人等高的禽鳥、柵欄內力氣巨大的猛獸。然而,凡此白鴿巢花園的種種,如今只成追憶,只能從詩文中瞭解一二。

圖8 賈梅士洞(1785年)
托馬斯.丹尼爾(Thomas Daniell)、威廉.丹尼爾(William Daniell)繪
引自Cecília Jorge, Rogério Beltrão Coelho, Viagem por Macau, Vol.2, p.235.

3. 姚元之《竹葉亭雜記》

姚元之(1773-1852),字伯昂,號廌青,一作豸青,晚號“五不翁”、竹葉亭主。1805年進士,歷官河南學政、咸安宮總裁、工部、刑部、戶部侍郎、都察院左都禦史、內閣學士。早從游於族祖姚鼐,後又問學於著名詩人張問陶,詩書畫兼善,稱“三絕”。又熟稔於經史,“習於掌故,館閣推為祭酒”。喜交道,待人“有晏子之風”,在京師與斌良、程恩澤、陳用光、吳嵩梁、陶澍、呂佺孫、陳啟邁、史致諤、張亮基等名士過從甚密,以詩文相宣導,集中亦多見唱和之什。17

姚元之於1818年丁父憂,返家鄉安徽桐城,其間曾遊歷澳門,作為一名詩人,雖然暫未見其有關於澳門的詩作傳世,但他在澳門的所見所聞,則記錄於《竹葉亭雜記》內,其中,亦有提到白鴿巢,曰︰

“八角巢者,別一家之園也。巢乃一六方亭子耳。園中曲道逶迤,竹樹蔥蒨,與唐人園亭無異,番夷稱內地人為唐人。惟屋宇不同。園蓄雞一,大若小驢,額上有肉角,食火,即火雞也。” 18

姚元之提及白鴿巢花園除了西式的房屋內,其曲徑通幽、竹樹處處與中國傳統園林相一致,另外,花園內具有一六邊形的亭子,另外,飼養了一隻如小驢般大小的禽鳥,應與前述鍾啟韶詩中的“白鴿巢園石頂亭”、“巨鶤三尺奮”所指相同,兩人的記載可以互為補充。該六角亭的形象亦見於同期的西方繪畫作品中(圖9、10),並在不晚於1885年被破壞,根據工務司司長若澤.馬利亞.德.索烏薩(José Maria de Sousa)該年的報告,其時,賈梅士洞“洞口原是磚石砌起的門簷,並由木柵欄擋住。洞頂上曾建起一座談不上漂亮的破舊亭子。但那一切均已被毀壞,祇留下原來的自然面貌”。19

圖9 賈梅士洞(1811或1812年) 詹姆斯.瓦森繪
引自Cecília Jorge, Rogério Beltrão Coelho, Viagem por Macau, Vol.2, p.243.

三、結語

清乾隆、嘉慶年間,不少文人騷客慕名來訪白鴿巢,遊走其間之餘亦寫下了不少名作佳句,這些詩句漸漸成為白鴿巢文化內涵的一部分,其不僅是白鴿巢的文學遺產,以其一字一句訴說著白鴿巢的文學之美,而且,亦是研究白鴿巢歷史的重要文獻,為人們瞭解那已歷經周邊滄海桑田變化的白鴿巢昔日面貌,提供寶貴的資料。

圖10 賈梅士洞(1837年前)
引自Jorge de Abreu Animar, “Sociedade e Poder Político em Macau nos Séculos XVIII e XIX”, Revista de Cultura(International Edition), Vol. 32, (October 2009),pp.91.

注釋︰
1 吳志良、湯開建、金國平主編:《澳門編年史──第三卷》,廣州:廣東人民出版社,2009年,第1438頁。
2 湯開建:《白鴿巢的故事》,《澳門雜誌》(澳門)2010年12月(總第78期),第98頁。
3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2簿第18號,1886年5月6日,第154頁。
4Jorge Forjaz, Famílias Macaenses, Vol.2, Macao: Fundação Oriente, Macao :Instituto Cultural, 1996, p.565.
5 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2簿第17號,1886年4月28日,第149頁;[葡]施白蒂(Beatriz Basto Silva)著、姚京明譯:《澳門編年史(十九世紀)》,澳門:澳門基金會,1998年,第243頁。
6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6號附報,1886年9月14日,第356頁。
7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3簿第44號,1887年6月30日,第370頁。
8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6號附報,1886年9月14日,第356頁。
9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2簿第17號,1886年4月28日,第149頁。
10 黃健敏:《清代香山詩人李遐齡的論書畫詩與書畫創作》,《嶺南文史》(廣州)2014年第2期,第59頁。
11 章文欽箋注:《澳門詩詞箋注(明清卷)》,珠海:珠海出版社,2003年,第200頁。
12 [清]李遐齡:《勺園詩鈔》,卷一,頁四。哈佛燕京圖書館藏本。
13 [清]李遐齡:《勺園詩鈔》,卷一,頁四。哈佛燕京圖書館藏本。
14 胡玉蘭:《清代十三行儒商鍾啟韶及其詩歌簡論》,《重慶科技學院學報(社會科學版)》(重慶)2017年第5期,第59、63頁。
15 [清]鍾啟韶:《聽鐘樓詩鈔》,卷三。轉引自章文欽箋注:《澳門詩詞箋注(明清卷)》,第262-263頁。
16 [清]鍾啟韶:《聽鐘樓詩鈔》,卷三。轉引自章文欽箋注:《澳門詩詞箋注(明清卷)》,第267-269頁。
17溫世亮:《姚元之詩論》,《閱江學刊》(南京)2014年第3期,第113頁。
18 [清]姚元之:《竹葉亭雜記》卷三,頁二十五。浙江大學圖書館藏本。
19《澳門地捫憲報》,第36號附報,1886年9月14日,第356頁。


更新日期:2020/08/31

作者簡介

關俊雄

主要研究方向為澳門歷史文化、文化遺產、考古,已於本澳及內地學術期刊發表十餘篇相關論文。

延伸閱讀 更多專題

留言

留言( 0 人參與, 0 條留言):期待您提供史料和真實故事,共同填補歷史空白!(150字以內)

進階搜尋

關鍵字

    主題

    資料類型

    地點

    時間

    使用說明

    檢視全站索引

    會員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