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

渡船街的新橋、舊橋與蓮溪

城市風貌黃健威

渡船街是澳門新橋區的主幹道。或許,很多人都猜想到,此馬路昔日是與渡船有關,但河流在哪裡,則不是人人知道。另外,此街區名為“新橋”,言下之意則是否曾有“舊橋”呢?再者,昔日的新橋與舊橋,到底位於何處呢?讀者欲知答案,請看下文分解。

圖 / 作者提供

首先強調的是,不論澳門記憶或澳門歷史,所研究的對象,都是已過去的既成事實,但怎樣研究、研究出怎樣的成果,卻可以日新月異。這情況,以研究澳門新橋的河道與橋樑,就可作例證。

新橋渡船街昔日的河流,街坊稱之為“蓮溪”。蓮溪的河道走向如何?最粗疏的理解,就是以今日的渡船街行車道為線索,再加沿路兩旁的部分大廈用地,便是當年蓮溪的河道所在。換言之,由今日罅些喇提督大馬路,轉入大興街開始,直至現時渡船街與羅利老馬路的交接處,以往都是河溪水道,可以渡小船,停漁舟,並能用河水灌溉兩旁田地。總之是古村小溪,農耕阡陌,與今天的車來車往,密集大廈全不相同。

不過,精確而論,上述蓮溪的發源及結尾的位置到底在何處,河道的闊度與深度如何,甚至昔日河道與今日車道的走向到底相差多少,這些都是不容易回答的問題。

先說蓮溪河道的起訖問題。這問題,向來有兩種不同意見。其中一種意見,是指蓮溪的發源,是在今日的二龍喉公園。查民政總署出版的《澳門舊街往事•花王堂區》一書,便有說明

東望洋山東麓,即今二龍喉公園附近的山泉匯集成一條小溪,向西流經新橋村,至大興街折向北,流入濠江。村民俗稱該溪為‘鹹涌’,又稱‘蓮溪’……蓮溪水道設有小艇停泊處,眾多渡船穿梭往來。1863年,澳葡政府下令拆毀界牆以及水坑尾、三巴和沙梨頭三座城門,將澳門地界擴展到塔石、沙岡、新橋、沙梨頭、石牆街一帶,並將這些村莊數百家民居納入其管治,又將蓮溪水道與新橋村的土地填平以建造房屋和道路。蓮溪水道的小艇停泊處,因曾有渡船來往,街道建成後被人們稱為渡船街。1869年,澳葡政府正式公佈該街名稱,葡語Rua da Barca,意即為船街。 1

簡言之,即舊日蓮溪的河道,是由今天的二龍喉公園入,至大興街出海。

不過,另一種意見則完全相反。讀王文達《澳門掌故》有關新橋村的介紹,便見

舊日新橋村之區域,位於濠鏡墺西北,東連塔石,南接沙梨頭,北與望廈遙遙相對,西瀕濠江海濱。村中田畝阡陌,園舍參差,一細小之農村而已……今海傍之大興街口,即爲當年之鹹涌口。溪水經大興街流入,至橋巷口之石敢當行臺面前,轉向渡船街,直至渡船街尾(該處昔稱鹹涌尾),水流遂分成二支,其一流向墨山街,其一流近竹林寺。溪水至此,再經流不遠,即漸漸分散至附近一帶田間,不再成爲溪水矣。 2

可見這一種的說法,指蓮溪不是從大興街出海,反而是從大興街流入,最終溪水流散於附近田地。

上述這兩種矛盾的說法,到底誰對誰錯,一直都沒有答案。甚至詢之於新橋街坊會的長輩,都是不得要領。可幸研究手法日新月異,學者呂澤強便於近年以地圖比對的方式,提出了第三種說法。據這最新研究,指出昔日蓮溪河道的走向,是“始於現今的光復街,然後轉入今天的渡船街,最後在大興街一帶往北流入內港。”3

而且,通過1913年的古地圖與今天的道路網作對比,更清楚可見現在拉直了的馬路及行人路,與最初彎曲的河道,到底差異多大。相信讀者細讀此文 4 ,必獲益良多。至於此說提出蓮溪“始於現今的光復街”的新說法,則光復街內是否有泉眼山溪之類的源頭,可足以匯流成河,則仍待進一步研究。

不過,從地圖中雖見河道的蜿蜒走向,但到底水流的流向,是從發源經渡船街而出海,還是反之由大興街的水口流入,經渡船街而流向內陸呢?則是難以察知。據我的臆測,當年的蓮溪,由大興街的一端湧入海水的情況是存在的,因為這蓮溪有一別名,就是“鹹涌”。王文達《澳門掌故》有言“:濠江雖爲西江支流,惟到此河海交界處,河水已與海水混合,蓮溪之水未免帶有多少鹹質,故俗人又多稱蓮溪爲鹹涌焉。” 5

如此,蓮溪既然被稱為鹹涌,顧名思義可知必是混有“鹹水海”的海水。所以我想,昔日的蓮溪水道,有可能是由今天大興街的水口流入,而在內港作業的小舟木船,便由此順流駛進新橋村內。事實是否如此,相信再經各位學者努力,問題必有迎刃而解的一天。再者,今日被名為“渡船台”的渡船街分支,會否就是昔日船隻停泊的地方,則有待各位學者的不斷研究了。

說罷蓮溪,以下再說橋。

據史料所載,在大興街的水口,是有一橋存在,但這橋與今天所說的新橋及舊橋無關。所謂舊橋,是指蓮溪之上的一座石橋,而新橋,是指因舊橋日久失修,故為取代舊橋而建的一座木橋。按現時發現的史料,新橋的建造,最遲不晚於乾隆五十七年 6 ,但舊橋於何時出現及消失,則仍有待考究。不過可知的是,舊橋新橋兩座橋樑,是曾經同時存在,而非清拆舊橋後才另建新橋。

翻查史書,舊橋的資料極少,正確位置因而難考。王文達稱“往昔在脂花巷口側,本有小橋一道,稱爲‘舊橋’。” 7故此,舊橋定位的關鍵,就是脂花巷。脂花巷今天仍存,是惠愛街的分支。現時的脂花巷,雖然是條死胡同,單從惠愛街一邊出入,不過在城市發展前,脂花巷其實原是兩邊相通的。誠如呂澤強所言,“今天的脂花巷原是位於蓮溪廟正前方並從海邊通往該廟的街道,然而經過填補街區塊後,該巷成為了一條只有一邊進出口的‘掘頭巷’。” 8所以,如果把脂花巷打通,便可直穿而至渡船街,而這已不存在的脂花巷口,大約就是鴻發大廈的所在。

由此推論,當年橫跨蓮溪的舊橋,應該就在今天渡船街鴻發大廈的附近。雖然現時的渡船街馬路狹窄,不似能夠置放一座橋樑,但蓮溪原本的闊度約有八至十米,後來整治河道,河面闊度仍有約四米,故路面情況明顯與今日人口密集的渡船街全不相同。

至於新橋,定位相對舊橋清晰,因有文物“橋頭土地神位”留世。這神位的所在,現於渡船街與橋巷的交界,即大興街轉入渡船街的車道右側,“石敢當行臺”的旁邊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道新建橋樑,曾是街坊在端午節看龍舟的好地方。王文達《澳門掌故》有載

新橋高拱如虹,横跨鹹涌,舟楫可經橋下而過。曩甚者五月端午,曾有龍舟駛至橋下,夾岸看龍船,實爲當年新橋之端陽盛况也。橋傍近橋巷口處,設有一土地神壇,刻着: ‘橋頭土地神位’,所以祀護橋之神者,並刻聯云:‘土能生白玉,地可出黄金’…… 9

可知昔日的新橋,橋下的闊度足讓龍舟穿過,而且蓮溪的彎曲程度必然與今日的馬路不同。因為今見的大興街與渡船街交接幾乎是九十度角,但試想同樣的直角彎度,長長的龍舟又如何駛進呢?故這段新橋端陽盛况的記載,正可從側面證明了蓮溪水道的變遷。

至於蓮溪及橋樑的消失,則是1914年之後的事。換言之,直到清朝結束,蓮溪水道仍然存在,及至民國初年,蓮溪始被填塞,新橋亦退出歷史舞台。不過,新橋的橋樑雖早已被拆,但街坊對新橋仍然未忘,終以新橋二字命名新建的街區,永存澳門人對新橋、舊橋與蓮溪的記憶。

注釋:
1民政總署:《澳門舊街往事――花王堂區》,澳門:民政總署,2015,第107-108頁。
2王文達:《澳門掌故》,澳門:澳門教育出版社,2003年,第154-155頁。
3呂澤強:<滄海桑田話蓮溪>,《澳門日報》,2017年9月17日,D7版。
4《澳門日報》〈滄海桑田話蓮溪〉,2017年9月17日。
5王文達:《澳門掌故》,澳門:澳門教育出版社,2003年,第155頁。
6湯開建:〈道光七年《香山縣下恭常都十三鄉採訪冊》的發現及其史料價值〉,《澳門研究》,2011年第4期,第138頁。
7王文達:《澳門掌故》,澳門:澳門教育出版社,2003年,第155頁。
8呂澤強:〈滄海桑田話蓮溪〉,《澳門日報》,2017年9月17日,D7版。
9王文達:《澳門掌故》,澳門:澳門教育出版社,2003年,第155頁。


更新日期:2019/11/03

作者簡介

Wong Kin Wai

Investigador da História de Macau, colunista, focaliza o estudo na História de arruamento e arquitectura de Macau. As sua obras são Igrejas Católicas de Macau, História de Macau nas Ruas, História da Pequena Cidade, entre outras.

延伸閱讀 更多專題

留言

留言( 0 人參與, 0 條留言):期待您提供史料和真實故事,共同填補歷史空白!(150字以內)

進階搜尋

關鍵字

    主題

    資料類型

    地點

    時間

    使用說明

    檢視全站索引

    會員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