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

澳門女教育家:吳寄夢校長和勵群學校

澳門百業吳淑鈿

二十世紀,澳門有一間私立學校,在沒有教會和社團的支持下,維持辦學七十八年,為社會培養人才,對澳門教育作出了有意義的貢獻。

一、 勵群源起:動蕩時代下萌發的辦學決心

圖1 勵群分校
引自陳志峰:《澳門教育史料展圖集》,第198頁。

吳寄夢校長(1895-1973)(圖2)是澳門私立勵群學校的創辦人。她是廣東中山人,出生於清末,成長於民初,父親是商人,家境不俗。我們可從兩個角度想像她年輕時經歷的時代巨變,對傳統的恪守和新思想的萌芽都能體現在她身上。由舊傳統的一面看,校長小時曾一度纏足,後來才“放腳”,反映她的家庭早期有着非常保守的傳統觀念。因為清末社會,反對婦女纏足的呼聲其實已相當強烈,康有為、梁啟超等發起組織“不纏足會”,就連慈禧太后亦勸誡漢人不宜再纏足。由新思想的一面看,校長雖出生於海隅一縣,在成長的過程中,終究又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,師事的更是康有為的弟子,可見她曾受維新思想的啟蒙,也表現了父母思想的極速開放。在那個動盪的時代,無論城鄉的老百姓,大概腦袋都得“急轉彎”。

圖2 吳寄夢校長

1912年,吳寄夢校長17歲,還是少女年華的她,已有志從事教育工作,開始在山場 (現屬珠海巿)辦學。她一邊教書一邊自學,開辦的,是私塾性質的學校,主要教女生女紅和識字。某日,有前輩向她提議,不如到澳門辦學去?她心念一動,於是便由山場來到澳門。來澳初期,先在孔教學校教了幾年書,(孔教學校創辦於1913年,1914年開學,估計她是1914年後才到澳門 )直至1923年,才開始在澳門辦學,初期在沙欄仔街市工匠街7號二樓設校(圖3)。

圖3 工匠街第一校舍

當時和勵群同年建校的,還有漢文小學(1923-1970)和陶英小學 (1923-1965)。事實上,自清末義和團事件後,內地一片兵荒馬亂,政治環境獨特的澳門,往往成為人們避難的棲身之所。人口驟然增加,學生多了,學校也跟着社會需求而增加,於是有識之士辦學蔚成風氣。而吳寄夢校長在1923年開始辦學,又和當時澳門的一樁重大社會事件有密切關係。據澳門歷史的資料記載,1922年曾發生「五˙二九」事件。先是因為一場勞資糾紛,工人於5月1 日示威遊行。5月28日,一名原籍莫桑比克的殖民兵調戲中國婦女,又毆傷來勸止的華人,再引發一場嚴重社會衝突。5月29日全澳戒嚴,萬人包圍警署,警察開槍,平民死傷眾多。事件中,澳葡政府將參加罷工的公務員免職,又關閉了68個工會,及禁止示威遊行等等,廣東政府與之交涉,至次年新總督羅德禮上任,撫恤死傷者,着手和社團及公職人士修補關係,懲處涉事士兵,撤退非洲軍團,局勢才得安定下來。經歷了這樣的一場社會抗爭,校長決心在澳門重新辦學,讓更多的華人子弟有接受教育的機會。這是勵群建校的時代背景。

二、校園變遷:響起風聲雨聲讀書聲

吳寄夢校長於1923年在澳門創立的學校,和山場時期一樣,屬學塾性質。1927年在澳葡政府民政廳立案,名為“華人私立勵群女子小學",首二年仍只收女生,主要教識字、女紅、古文、論語、女孝經等學科。第三年已開始兼收男生,其後改名“勵群小學"。工匠街時期,全校最早只十來個學生,之後人數逐年增多,1925年四十餘(圖4),1926年五十餘,1927年七十餘(圖5),1928年已有九十餘人(圖6)。

圖4 1925年孔誕全校合影

圖5 1927年全校合影

圖6 1928年全校合影

三四十年代,因為抗日戰爭的關係,來澳避難者眾,澳門人口又因此大增,學生再多起來。來勵群求學的,除了沙欄仔附近區域的小童,也有市內的“太子爺"來讀書了。生源充足,故於1941年在沙梨頭口巷二號開設分校(圖7),1959年由於學生人數驟增至數百人,再遷至租用校舍白鴿巢前地9號。9號校舍是座小洋房,校園美麗,園中有花木,夏天,學生對結實纍纍的大紅石榴最有興趣,常常成群聚在樹下欣賞;比起工匠街的唐樓建築,課餘自然玩得更開懷。

圖7 沙梨頭口巷分校

因為學生陸續地增加,1962年校長購入隔壁5號和7號大宅為校舍,與富商黃豫樵的大宅比鄰,1966年,大興土木,先後拆建兩座校舍,打通為三層樓宇,校園更見規模,可容納更多學生,並於此時退租9號。新校舍後有一條長長的石梯,沿梯而下,有個大操場,場邊有百年雞蛋花樹、竹林和水井。每天小息時,年長的學生都走到井邊,像拔河般扯着長繩牽引轆轤打水,然後人手一罐,灌溉竹林和樹木,這些都是動人的校園風景。竹林未拆除前,旁邊有個五年級的課室,每遇風雨,學生琅琅的讀書聲,夾在風雨聲中,正正就是“風聲雨聲讀書聲"的完美演繹了。

圖8 鷹社口琴演奏

圖9 1946年演講比賽得獎學生

圖10 1947年參加全澳書法比賽得獎學生

三、勵翼人群:教學緊跟時代的步伐

勵群開校以來,教學上相當成功,能取得家長的信任。傳統中國教育,最重視道德的培養,勵群校風嚴謹,以培養民德民智為教育宗旨,校名有“勵翼人群"深義,校長教導學生修身之外,亦須推己及人,平日總訓勉不絕。學生多數來自附近中下階層社區,他們都懂得珍惜讀書機會,對校長更是敬畏十分。隨着時代的進步,學校由私塾轉型為新式學校後,分級上課,每天有固定的學習時間表。學科的內容也和其他學校一樣,需配合國內教育改革的脈動,逐漸豐富起來。

資料所見(圖11),至1934年,勵群小學設立的科目已相當現代化,女紅之外,還有修身、國文、經學、歷史、地理、國語、社會、自然、唱歌、算術、英文、圖畫等科。其中國文科內容包含廣泛:古文、論說、信札、詩歌、詞料、訓詁、作文、作信、書法等,今天廿一世紀的中學課程,較之遠有不及,大學生看了,大概也會嚇一跳,自愧不如。算術科則包括筆算和珠算,讓學生“左手算盤,右手寫字”,具備謀生和工作的自立能力。再後來,又加入了體育科,也有眾多的課外活動,如演講、戲劇、書法、音樂等。今天我們能在中小學校裡學習的東西,上世紀之初,不遑多讓,且都是一步一腳印地走過來的。

圖11 1934年招生簡章

1962年,勵群開辦初中部,由校長義子吳裕昆先生主理。吳裕昆(1935-)小時由校長養育,曾在勵群和粵華讀書,後入廣州中山大學,攻讀物理系,畢業後返澳協助校長管理校政和執教數學、物理等科。作為從舊時代走過來的人,校長對新世界的西方教育信心未堅,曾經質疑其時大學畢業生的學科能力:“阿平(吳裕昆小名)不知是否夠水平?”但最終仍鼓勵他開創事業新埗頭。當然,吳裕昆後來的表現確能讓她放心交付一切。初中課程的編排,數、理、化及動、植物等科目一項不缺(圖12)。

圖12 1966夏令班招生簡章

至此勵群的教學終於完全配合了時代的步伐,和澳門社會的需要,發展更大。1962年開辦初中課程後,全盛期全校有學生1,600人。但由於中學師資缺乏,初中課程只辦了13屆,至1977年結束,仍續辦小學。根據“百度”資料,1992年勵群有小學及幼稚園學生共1,360人。

圖13-14 勵群中學校徽

圖15-16 初中第六屆小學第三十八屆畢業生(上)、初中第七屆小學第三十九屆畢業生(下)

四、恪守信念:堅守教書育人為志業

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,在澳門辦學,師資缺乏的確是個現實問題,直至1981年東亞大學成立前,本地一直欠缺正規高等教育。過去澳門雖也有師範的訓練,但學生學成後或轉行或離澳,造福行業不大,部份師資往往來自內地或香港,當然也有由內地或台灣學成歸來的大學生。調查指出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澳門私校教師的流動速度尤其驚人,年青教師留在崗位的更少。

再回看1936年後的抗日時期,那段日子,由於戰亂,廣州不少學校南遷,澳門一時名校林立之外,也有不少著名的教師逃難於此,其中包括體育及童軍教練梁碧霞女士(1897-1992)(圖17)。

圖17 吳寄夢校長和梁碧霞女士

梁碧霞畢業於廣州體育專科,是受過專門訓練的童子軍教練。1938年避亂來澳,雖有其他學校向她招手,提供教職,但她決定加入勵群,此後留校超過五十年,1992年才以95歲的高壽逝世。

圖18梁碧霞女士領導童子軍參加遊行

圖19童子軍大合影

圖 20童子軍遊行

梁先生雖身為婦女,卻一貫以男性打扮示人,學生雖戲稱她做“男人婆",對她其實非常尊敬,也怕得要死。她上體育課,拿着一條藤鞭,在學校門前的空地上,訓練學生步操,哨子聲響徹白鴿巢,誰都不敢苟且;要很多年之後,他們才明白,這種紀律和體格的訓練,終身受益。有趣的是,梁先生是個虔誠基督徒,和禮佛的吳校長信仰不同,卻完全不見宗教的鴻溝。我們相信,是因為兩人都懷着一腔熱誠,有志同道合的時代使命感,導人向善,以教育後生為志業,故惺惺相惜。

梁碧霞之外,當年協助吳寄夢校長建校辦學的,還有她的堂妹吳慧宜女士(?-1952/逝世時約50歲)和同事王維貞女士(?-1958)。吳慧宜(圖21-22)畢業於廣州市立師範學校,年輕時在廣州讀書,開了眼界,來澳後一直鼎力協助勵群發展校務。

圖21吳慧宜女士

圖 22吳寄夢校長和吳慧宜女士合照

王維貞(圖23)也畢業於廣州市立師範學校,同是早期的建校功臣。抗日戰爭期間,在校長和這幾位時代女性的領導下,勵群在澳門亦曾積極支持抗戰活動。吳寄夢校長能為澳門教育作出了具歷史意義的貢獻,所有曾長期任教於此校的教師的盡心努力,都值得記取一功(圖24)。

圖23 前排左三王維貞女士、左四吳慧宜女士

圖24 吳寄夢校長與教員

1973年3月20日,吳寄夢校長病逝,吳裕昆(圖25)開始接手全盤掌管校政。老校長在世時,一生住校,每天清晨,念經和禮佛之後,便絕早下樓,視察學生返校和上課情形。學生每天上下午四次來去,必見她一襲灰黑長衫,站在校門,殷殷注目,沒有人能逃過她的法眼。校長身材細小,形象無比高大。她過去之後,吳裕昆校長秉承遺志,亦每天大早便守候學生回校上課,放學則在街頭照顧學生往來,認真辦學,是令人尊敬的教育工作者。兩位校長都注重學生升學前途,一直有保送成績優秀的畢業生繼續升讀其他中學如培道、聖心、粵華(圖26)等。

圖25 吳寄夢校長和吳裕昆校長

圖26 粵華中學校友

五、結束辦學:屹立教育界七十八載

2001年1月勵群全面結束長逾四分三世紀的辦學歷史,師資缺乏是個重要的原因,也因吳裕昆校長年事漸長,最後商請東南學校繼續接辦。他的女兒吳秀慧形容父親是個完美主義者,事事親力親為,精神體力至此難以應付。世事總有一個結束。勵群在澳門教育界屹立多年,難能可貴。由於過去澳葡政府缺乏長遠社會規劃,也缺乏嚴謹的教育監察制度,官方資助的教育,既不足惠澤全民,於是造成私校的大量出現和自主教學。二十世紀的澳門,由於地位獨特,隨着歷史環境的變化,人口幾度大上大落,在民間辦學資源匱乏的條件下,適者生存,營運空間不大。八十年代前,規模較小的私校,被淘汰的竟有二百所之多,可見競爭激烈。能接受時代和社會的考驗而生存下來的,都是因為辦學認真,積極有為,本着奉獻教育的精神,取得家長的信任,才能保持存在的價值。勵群在沒有官方資助,沒有教會、社團以至任何校董會的支持下,從私校林立的二十年代走過來,培養無數澳門人家的子弟接受教育,讓他們將創造人生成為可能,功不可沒。

吳寄夢校長的辦學精神受人稱道,勵群是一間從未用過任何社會資源的澳門學校,是辦學經費全靠學費收入而能維持半個多世紀的獨立私校。七十八載,正好與吳寄夢校長同壽。

參考資料:
鄭振偉:〈1940-1950年的澳門教育: 澳門私立學校的管理〉,載《教育史研究》,2013年第2期,第61-69頁。
澳門大學教育學院專案研究:〈澳門非高等教育課程的檢視與改革路向〉,2005年。
劉羨冰:《世紀留痕:二十世紀澳門教育大事誌》,澳門:澳門出版協會,2010。
顧明遠主編:《教育大辭典》,上海:上海教育出版社,1990年。
黃鴻釗:《澳門史》,香港:商務印書館,1999年。
黃鴻釗:《澳門史綱要》,福州:福建人民出版社,1991年。
施白蒂著、金國平譯:《澳門編年史(二十世紀)》,澳門:澳門基金會,1999年。
吳志良、金國平、湯開建主編:《澳門史新編》,澳門:澳門基金會,2008年。
劉羨冰《澳門教育史》:澳門:澳門出版協會,2007年。
張偉保主編:《澳門教育史論文集》,北京: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2009年。
陳志峰主編:《雙源惠澤 香遠益清---澳門教育史料展圖集》,澳門:澳門中華教育會,2010年。

口述:吳裕昆校長、記錄:陳惠儀、整理:吳淑鈿。
鳴謝:吳秀慧女士協助提供資料及所有照片,謹此致謝。

東南學校


更新日期:2020/03/19

作者簡介

延伸閱讀 更多專題

留言

留言( 0 人參與, 0 條留言):期待您提供史料和真實故事,共同填補歷史空白!(150字以內)

進階搜尋

關鍵字

    主題

    資料類型

    地點

    時間

    使用說明

    檢視全站索引

    會員登入